枯萎时近深紫血色——这种颜色转移的兴致

  “重阳节”之后,黄山风物区南大门的黄山花谷数株“木芙蓉”迎着秋风傲然绽放。脸大花朵藏正在碧叶之间,娇艳欲滴,远远望去,满树锦绣。这给时髦的黄山添上了另一道风物,很众市民和搭客纷纷赶赴赏玩摄影。

  木芙蓉,为锦葵科木槿属落叶乔灌木,与木槿、扶桑是至亲。因为木芙蓉着花时往往已至霜降时节,纵有寒霜,也无碍花开,故而此花亦被称为“拒霜”。木芙蓉嫣红的花朵本就大如人面,用来形色女子的面容,可谓神形兼备。

  木芙蓉花初开时为白色或粉色,开得久些,颜色便逐渐转深,枯萎时近深紫血色——这种颜色转移的兴会,王安石将之喻为酒醉的脸色,称其“正似佳丽初醉著,强抬青镜欲妆慵”,于是木芙蓉也从此有了“酒醉芙蓉”的别称。

  晚秋时节,菊花残落,腊梅未绽,木芙蓉成了诗人们独一值得玩赏吟诵的花草。南宋诗人黄机有一首《鹊桥仙》,写玄月重阳节的景色,个中有“黄花似钿,芙蓉如面,秋事凄然向晚”的句子。

  苏东坡以至感触“拒霜”都亏损以显示木芙蓉的特有,作诗曰“唤作拒霜知未称,看来却是最宜霜”。李时珍着重钻探了木芙蓉和霜的闭连,称“霜时采花,霜后采叶”,所得皆可入药。(方立华)!

  2345下一页!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helwan.com/furongshu/284.html